海南陵水专职人民调解员+网格员化矛盾促和谐

日期:2018-08-08来源:法制日报【字体: 视力保护色:

走进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三湾三岛两湖一山一水”犹如连串的珍珠排列在陵水蜿蜒漫长的海岸线上,“珍珠海岸,美丽陵水”一览无余。

作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和自贸区建设开发的前沿阵地,这个从贫困县到“全国公共财政收入百强县”的小县城掀起了一轮又一轮大开发、大建设,征地拆迁、农民工工资拖欠、旅游管理等各类矛盾纠纷凸显。

如何消弭矛盾于无形,实现“矛盾不上交”?为此,陵水自2012年起便率先在全省建立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聘任专职人民调解员制度,每个村配备两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全县116个村(居)调委会共聘任专职人民调解员232名,实现了全覆盖。

“推行专职人民调解员是陵水发扬和践行‘枫桥经验’的重要创新举措。”陵水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纳军说,目前,全县把人民调解作为基层司法行政工作第一责任,充分发挥网格员作为信息员和调解员的作用,按照“发动和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坚持矛盾不上交”的思路,争取实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成效,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路,打造“枫桥经验”的陵水样本,为建设海南自贸区、

中国特色自贸港营造和谐稳定社会环境。

甘当和事佬善解千千结

“这是置办年货和供孩子读书的钱,不能再拖了……”2017年12月27日,英州镇司法所调解室里,陈某等3人情绪非常激动。

英州镇是著名清水湾高端旅游度假开发区所在地,近年来随着地产开发建设加快,外来务工人员增多,每逢春节临近劳资纠纷加剧。

作为英州司法所专职人民调解员,罗尤珍往返工地和司法所极力安抚陈某等3人情绪,并严肃告知包工头拖欠农民工工资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在除夕前加班加点调解,最终促使双方达成协议。

罗尤珍是陵水县232名村级专职人民调解员的一员。早在2012年4月,陵水县便探索人民调解新路,在发挥兼职调解员基础上,全县116个村(居)调委会各配备两名专职调解员,全省率先推行以政府购买服务形式聘任专职人民调解员制度。

罗尤珍被聘为古楼村人民调解员。像罗尤珍一样,全县各村(居)调委会都有一些退下来的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老知识分子、老政法干警等,他们享有很高的声誉和威望,逐渐被吸纳成为专职人民调解员。

“你看,这是专职人民调解员的统一着装,戴着‘双手紧握’logo臂章,老百姓都很认可。”采访中,陵水县司法局局长李善伟指着一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告诉记者。县财政每年划拨32.2万元定制专门服装,县司法局还制定着装管理规定,增强专职调解员的社会公信力和职业荣誉感。

“县委、县政府对人民调解工作高度重视,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物力给予支持。”张纳军说,2018年,全县投入专职人民调解员补贴经费335万元,每人每月能拿到1200元。

“这是我们的工作群,我在上面学到了很多东西……”新村镇海鹰村专职人民调解员郑何英指着手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同时,陵水县司法局还利用岗位培训、现场调解等方式,提高专职人民调解员业务水平,为基层矛盾纠纷装上一道“缓冲器”。

做好维稳员筑牢防火墙

提蒙乡提蒙村委会马村六社村民谭某符自2009年便与其大嫂谭某君因土地承包发生纠纷,提蒙司法所虽多次组织调解,但因调解人员不足无法专注此案,使得该案成了积案,成为一大社会隐患。

2014年,专职人民调解员黄德骤接手这起纠纷。经深入调查,黄德骤以亲情作为调处切入点,最终用情理法说服了谭某君,长达5年的“矛盾之火”得以扑灭。

“他们从群众中来,调解时又回到群众中去,是基层矛盾‘融化剂’、服务群众‘贴心人’,筑起了社会和谐‘第一道防线’。”海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王河山说。

王河山告诉记者,陵水县司法局传承“枫桥经验”精神,依靠群众力量解决群众之间矛盾,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镇)、矛盾不上交”,把矛盾纠纷苗头消灭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尤其是,利用村级专职调解员覆盖面广、便捷及时优势,早预防、早发现、早介入,筑牢了防止矛盾激化的“防火墙”。

在工作中,村级专职调解员定期走村串户,摸排各类矛盾纠纷及不稳定因素,收集信息,掌握社会面动态。一旦发现矛盾纠纷情况,专职人民调解员第一时间通过手机终端上报情况,实现纠纷即时受理、即时上报、即时调处。

近年来,陵水县专职调解员充分发挥就近、及时、便捷的作用,积极开展矛盾纠纷“大排查、大调处”,群体性事件、民转型案件、群体性上访事件明显减少,矛盾纠纷调解率、调解成功率、协议履行率、人民群众满意率得到明显提高,专职调解员成社会和谐稳定“避震器”。

据统计,近五年来,陵水县各级调解组织共调解矛盾纠纷8023件,调解成功7812件,成功率97.3%。其中,专职人民调解员调解矛盾纠纷6607件,占比82.3%。

争做排头兵建和谐家园

“我家在公路旁的200平方米土地被邻居侵占了,他没通知我便拆除了我家的围墙……”椰林镇桃园村村民王金荣向网格员反映称。

接到电话后,网格员汪世国立即赶到,用手机拍下现场情况,发往椰林镇综治中心。不到5分钟,椰林镇综治中心便与汪世国取得联系,通过视频连线了解情况后,值班领导当即联系相关职能部门介入,矛盾双方当天便握手言和。

“这是我们通过综治中心和网格员化解矛盾纠纷的一个缩影。”张纳军说,2016年以来,作为省综治委“网格化”“信息化”首批试点单位,陵水以信息化为依托,以网格员为载体,提升综治工作的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在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中,全县划分为502个网格,配备610名网格员,形成了“一个平台、两个中心、四级联动”的工作体系,切实做到“网格全覆盖、工作无缝隙、服务零距离、管理无漏洞”,不断提高智能化水平,对基层矛盾做到“实时发现,及时化解”,获得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肖杰肯定。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在陵水,网格员被打上了“接地气”的标签。网格员是便民服务员、民声倾听者,通过事件上报系统帮助群众解决诉求,每天记录民情日志向政府反映问题,相关部门联动起来,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海南省综治中心建设、“雪亮工程”建设暨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现场会、海南省专职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现场会近年先后在陵水县召开,推广“陵水经验”,践行和创新“枫桥经验”。

“全省司法行政系统要按照全国人民调解工作会议、全国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实现矛盾不上交试点工作推进会部署要求,总结推广‘陵水经验’,充分发挥专职人民调解员与网格员的作用,探索‘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开创全省人民调解工作新局面,让‘东方之花’在琼州大地绽放。”海南省司法厅厅长郑学海说。

记者手记  

没有报酬、身兼多职、不懂业务……因专业知识的匮乏和责任心的缺失,许多人民调解员成为一种摆设。

记者在陵水县采访中发现,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式。在这里,232名专职人民调解员分布在全县116个村(居),每个村两名,他们是一支专职、专业的人民调解“先遣队”。

他们“专”在何处?陵水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纳军告诉记者,这支队伍是由政府购买服务、财政全额保障、司法局培训考核、村(居)委会选聘,还配发专门的制服,成为一种深得基层群众认可的服务型职业。

“如今在农村,哪家建房越界了,哪家污水横溢了,哪家园地被侵占了,哪家儿女不赡养老人了,老百姓第一时间会向我们求助。”谈起自己的工作,专职人民调解员郑何英十分自豪,荣誉感爆棚。

在张纳军看来,除了专职人民调解员,还有一支“接地气”的政法力量,那就是全县610名网格员。他们就像“陵水的眼睛”,与专职人民调解员一起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及时把问题解决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成为“枫桥经验”在海南的生动实践。

分享到:
相关报道:
 袁曙宏在司法部指挥中心视频巡查督察监狱戒毒场所工作2018-08-08
 全国普法办公室制定法治宣传教育考核评估指标体系2018-08-06
 人民日报评论员:尽心尽责,努力把各项工作做好2018-08-06
 人民日报评论员:稳中求进,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2018-08-06
 云南小龙潭监狱试点两个评估办法2018-08-03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