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工作 > 普法与依法治理
普法与依法治理
学法用法从自身做起文艺普法由群众点题
北京怀柔精准普法因人制宜回应群众需求
发布时间: 2020-09-14 14:48      来源: 法治日报
【字号:
打印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洁 徐伟伦

对领导干部,学法考法设置红线,考核不过职务难提;对村居群众,文艺普法创作紧贴学法需求,快板小品广场舞带出了好家风好民风;对矛盾纠纷,普法为基化解为本,基层依法治理的广度深度不断增加……精准普法因人制宜正逐渐成为北京市怀柔区法治宣传工作的“主攻方向”。

据了解,“七五”普法期间,怀柔全区各级机关事业单位1.5万余名干部上线学法,形成上线学法常态化、年度测法制度化,对法治建设的促进作用日益彰显。怀柔区大地之花、快乐群星等21个法治文艺演出团体自创自编自演了数百个优质法治类文艺节目,巡演上千场次,赏文艺、品法味、明法理,蔚然成风。与此同时,村居法律顾问发挥法律专长,将矛盾化解端口前移,主动与村居对接参与基层治理,成为基层普法的又一生力军。

怀柔区司法局局长张卫说,社会治理离不开法治化思维,而每个人、每个群体的法律需求又各不相同,因此法治宣传工作要想取得实效,也要与时俱进,精准回应群众需求。

干部学法全覆盖考法不过难提职

几天前,拟提任怀柔区长哨营满族乡人大主席的齐昊和拟提任泉河街道办事处主任的王建欣,在区委组织部和区司法局的现场监督下,通过“怀柔区领导干部学法考法平台”(以下简称“平台”),参加了线上的“提职考法”。50多道题,从宪法、民法、行政法等多个维度对他们进行了综合法治考评。记者注意到,考题中还针对他们拟任职的不同岗位,分别设置有“民族乡人民代表大会职权”和“《北京市街道办事处条例》规定的依法履职范围”等内容。

答题结束,平台显示齐昊和王建欣分别获得82分和78分。“虽然通过了测评,但有些题还是不会,接下来的法治学习得再加把劲。”二人对测评成绩都表达出了一些遗憾。

据怀柔区委组织部部务委员、干部调配科科长翦鹏介绍,目前全区已有162个单位纳入到平台,部分学校和医院也主动申请加入,在用账号达1.5万余个。所有拟提拔的科级以上领导干部,都必须先过法律关,有些考题直接考法条内容,有些则需要运用法律知识进行案例分析,考法不及格者,将被取消提拔资格。

“‘提职考法’仅是领导干部学法用法中的一项内容,覆盖所有干部的日常学法考法更是重点,怀柔区为此出台了《关于完善国家工作人员学法用法制度的意见》,还专门开发了学法考法手机App,使干部学法常态化、规范化。”怀柔区司法局法治社会建设科科长张洪侠告诉《法治日报》记者。

在怀柔区,学法考法既涉及处级领导干部、科级干部和一般工作人员,也涉及基层村居干部。为体现中央精神、部门特点和岗位的实际需要,怀柔区特地请来多名法学专家组成课题组,与区属69个机关单位对学法考法题库进行联合编制,内容涉及中央全面依法治国方针政策、习近平总书记依法治国重要论述、宪法和300余部相关法律法规规章,总题量达15000余道,每个职位都有与其应具备的法律素养要求相匹配的1000道试题,对不同岗位、不同职级人员进行订制化教学和考评。题库还会定期进行优化升级,逐渐增加难度。

“所有干部学满规定学时后,都要在国家宪法日前,通过平台进行年度测法,不及格者将取消本年度考核评优奖励资格。” 张洪侠说。

说起这两年学法后的变化,怀柔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侯翠萍举例说,以前执法人员留证技巧不足,查排污从排水坑里取样,被企业质疑样本准确度,“现在我们在条件允许时都从排污口直接取样,并视频留证”。 

怀柔区教委公职律师周娜也向记者举例说,以前放暑假,老师往往只会叮嘱作业方面的问题,现如今法治教育已是每位老师必说的重点,“因为这是法定义务”。

文艺普法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怀柔区山区面积占总面积的89%,对于山区村民来说,最受欢迎的学法形式当属文艺风。

“今年出台的新法新规不少,疫情期间在家正好专心写本子。”怀柔大地之花曲艺团团长高秀伶边说边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小本,“这是我写的关于垃圾分类的快板,同时还在创作第一个相关的小品。”

高秀伶是怀柔镇王化村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2008年,她带着自己编排的小品《有这样一支宣传队》在怀柔“法制文艺大赛”中获得三等奖,此后注册成立了怀柔区第一支由农民自发组织的普法艺术团,带着一大批农村兄弟姐妹,开始了自编自演之路。

“老百姓想学啥法,我们最清楚。”高秀伶说,去年她们演出的反家庭暴力法小品特别受欢迎,全区14个乡镇和两个街道全都走到了,演出100余场。村里还有不少老人早就听说大地之花的“戏”好看,但因腿脚不便一直未能如愿。后来,高秀伶和她的团员们便每到一处都留下联系方式,向出行困难的群众提供上门普法演出。

记者了解到,“七五”普法期间,怀柔区积极探索“文艺搭台 法治唱戏”新机制,给予资金和专业扶持,在每场演出中融入法治元素,同时借助“星火工程”优势,让全区319个村居的群众都能在家门口欣赏到法治文艺演出。

现如今,像大地之花曲艺团这样的普法曲艺团在怀柔已有21家。怀柔快乐群星艺术团团长彭兴民告诉记者,他们正在编排关于民法典的广场舞,“这种形式群众喜欢,比演出的宣传效果还要好很多”。

为了更贴近群众需求,怀柔区司法局建起了普法需求调查机制,委托专业机构向普法对象广泛征集实际普法需求,然后转化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普法产品。“七五”普法期间,怀柔区通过开展法治文艺大赛、法治文化作品征集、法治电影展播和法治文艺巡演等活动,创作推广紧贴生活、群众欢迎的多样化文艺普法作品540余件。

律师服务变点单式融入村居治理

“疫情防控等级下调了,赶紧请‘曾律’过来给我们讲讲开农家乐和民宿都需要注意点啥。”在怀柔区琉璃庙镇后山铺村村委会院里,村民老刘催促着村干部。老刘口中的“曾律”名叫曾京辉,是琉璃庙镇8个村的签约村居法律顾问。

记者见到曾京辉时,他正在给村民讲述旅游旺季开餐馆与食品安全法有关的法律知识,开场白“我就不念法条了”让人记忆深刻。1个小时的讲座,从山野菜、健康证、调料,讲到食材采购凭证、环境安全等,跟村子里民宿餐饮经营有关的,一个都没落下。

台下40多名村民没人玩手机,大家都称赞“‘曾律’的课接地气,有用”。这堂普法课的主题,也正是村民自己选定的。

同样身为村居法律顾问的怀柔区律师协会副会长孙芳芳告诉记者,现在都是群众将学法需求直接报给村居或司法所,村居法律顾问再根据这些需求进行备课。

“慢慢地,村居民跟律师的关系热络起来,律师也发现,群众提出需求的背后有时候其实已经是官司缠身。”孙芳芳说,去年下半年,她去一个小区讲授有关邻里纠纷的普法课,后来发现该小区有群体性的跑漏水纠纷,为此,她叫来物业方和居委会,趁热打铁对矛盾展开调解。

看似简单的流程,其实并不简单。“以往,物业乃至村居干部并不欢迎我们,更别说会像现在这样呼之即来。”孙芳芳透露,甚至有人担心群众懂法后不好管理。

对此,孙芳芳觉得,没有标准的说理和管理只是个“纸老虎”,不能持久服众。经过长期的定制化普法,现如今讲法断事已成为群众产生纠纷后的一种说理习惯,而村居干部更是一改之前的偏见,村居法律顾问成了各个村居的“香饽饽”,不仅常被请去调解纠纷,受邀参与集体决策、列席村委会会议也是常事,普法的本职工作就这样一步步向参与基层治理延伸。

回顾怀柔普法的每一步,张卫说,“我们还要进一步推动普法工作与区域发展的深度融合,推进全区法治建设,在区委区政府领导下,注重法治与德治相统一,坚持自律与他律相结合,让法治精神入脑入心,成为一种思维习惯,全面依法治区才能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 朱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