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工作 > 社区矫正
社区矫正
郫都社区矫正借力志愿者平台
发布时间: 2020-03-30 18:15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马利民 

咚咚咚,“王阿姨,我是社区志愿者小刘,给您送菜和油来了。”“我先走了,开门后记得用消毒液把门口喷一遍,再取东西。”

“好的,谢谢你,小刘!”

近日,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一院落里,社区矫正对象刘鸣(化名)在楼栋间来回穿梭,为小区8位独居老人购买配送蔬菜、水果、米油等生活品,忙得不亦乐乎。

2019年10月,刘鸣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拘役6个月。到司法所报到第一天,他就被要求注册“成都志愿者”App,不到半年时间,他已经完成30次志愿活动,总时长超过60个小时。

社区服务联手志愿服务

社区服务是社区矫正制度的重要内容,既是对社矫对象的惩罚手段,也是教育手段。按照规定,每名社矫对象每月要参加累计8小时的社区服务。在组织社区服务时,基层司法所往往为“干什么”“去哪干”“如何核查”等问题颇费脑筋。

近年来,成都市郫都区司法局借力“成都志愿者”平台,把社矫对象社区服务与社会工作服务组织志愿者服务相结合,通过“社区服务+志愿服务”模式,将“个性化”的志愿服务转化为刑罚执行强制手段。

2019年3月,郫都区司法局制定《关于务实推进社区服务的实施方案》《关于开展社区矫正对象社会志愿服务的实施方案》,对开展“社区服务+志愿服务”的指导思想、实施依据、工作目标、工作原则、工作要求等作出规定。

方案要求,社矫对象到司法所报到后,除暂予监外执行、身体残疾等不适宜参加社区服务的社矫对象外,全部引导到各村(社区)以普通群众身份在志愿服务站登记为志愿者,接受相应的培训指导,并下载安装“成都志愿者”App。截至目前,方案进展顺利,符合条件的社矫对象全部下载了“成都志愿者”App。

村(社区)、社工组织每次开展活动前,都会在该App上发布或在社区张贴招募志愿者公告。社矫对象可结合自身健康、特长、爱好和作息时间等因素自愿报名,待审核通过后,按时到活动地点参加志愿服务。

“每次活动,都要打开App扫描现场二维码,自动记录服务时长。”刘鸣说,每月底,社区通过App里显示的记录给他出具《社区服务证明》,由他交司法所进行考核。他还可根据每次参加志愿服务的类别、时长、表现等获得相应服务积分,兑换商品和服务。

“不用担心这类志愿服务次数太少,区里要求每个村(社区)一个月至少发布两次活动,还有其他组织发布的活动,一个月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六十次。”刘鸣说,这几个月他参加了助老、助残、环保、法治宣传等志愿服务活动,感觉不错,不像以前那么爱发脾气,跟家人相处也比较融洽。解矫后,他还会继续当一名“成都志愿者”,参加志愿活动。

社矫对象找回自信心

2018年9月,邓翠翠(化名)因犯妨碍公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司法所要求每个月开展社区服务8小时,我基本上都达到10小时。”邓翠翠说,有时候,她会带着女儿一起参加活动,希望女儿长大后能成为一个充满爱心的人,她还给女儿注册了“成都志愿者”账号。

邓翠翠说,每次参加活动,令她最欣慰的是,没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

郫筒司法所所长王亮介绍,社矫对象大多爱“面子”,习惯给自己贴上区别于普遍人的另类标签,不同程度地存在心理阴影或自卑感,在进行社区服务活动中,他们有一定的被动、顾虑、抵触心理,非常敏感。开展“社区服务+志愿服务”活动后,社矫对象与其他人一样以普通居民身份登记为志愿者,从其心理上、群众认识上“撕”去了另类标签,并因志愿活动得到社区群众的好评,所以他们都多少增强了一些自信心。

“大家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基本都不认识。”宋公桥社区工作人员黄艳如说,在群众眼里,他们都是有爱心的人。

现在,邓翠翠走在街上,经常有“陌生人”亲切地招呼她“小邓”,和她拉家常,她觉得“很有成就感”。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她的餐馆暂停营业,她便通过“成都志愿者”平台,利用这段时间参加了发放防疫宣传资料、给独居老人送生活物品等志愿服务活动,一个月时长有12小时。

开启社区服务新模式

郫都区司法局负责人介绍,在开展“社区服务+志愿服务”活动中,郫都区司法局注重挖掘社区服务与志愿服务在公益性、社会性、服务性方面的相似点与优势,充分发挥社会力量,促进社矫对象踏实做好社区服务,实现矫正目的。

据了解,“社区服务+志愿服务”至少从三个方面提升了社区服务工作效能:志愿服务载体多,服务内容更丰富;服务形式多样化,与社矫对象特长爱好结合更紧密;独立第三方参与,组织监督检查更有力。同时,“社区服务+志愿服务”开启了社区服务新模式,实现司法所、社会工作服务组织和社矫对象等多方共赢,即司法所检查考核时有据可查、社会工作服务组织的队伍得到充实、社矫对象的自信心明显增强。

此外,这一模式还有效节约了司法成本。“司法行政机关在组织社矫对象进行社区服务时,无论是委托村(社区)还是购买第三方服务,或是成立志愿者队伍,均会涉及相应的人力、财力成本。比如郫都区一名社矫对象在第三方机构进行社区服务,司法行政机关需要向第三方支付每月80元费用。而利用‘成都志愿者’平台,不仅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志愿服务组织还十分欢迎和支持更多的人参与志愿服务。以郫都区社矫对象常态数量看,这种模式每年为国家节约38.4万元。”郫都区司法局负责人说。

自疫情发生以来,郫都区在“成都志愿者”App上共发布宣传防疫知识、劝导佩戴口罩、进小区院落走访摸排等各类志愿服务招募公告200多次,社矫对象累计参加时长超过4000小时。

责任编辑: 朱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