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设置 > 机关厅局 > 普法与依法治理局 > 厅局新闻
厅局新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对加强民族地区宗教法治宣传工作的调查与思考
发布时间: 2017-09-26 19:49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新疆是多民族、多宗教共存的边疆地区。维护祖国统一、增强民族团结和确保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各民族的根本利益和共同责任所在。近年来,境内外“三股势力”利用民族、宗教进行分裂、破坏活动日益猖獗,宗教极端思想的蔓延、渗透、侵蚀日趋严重,宗教极端势力在疆内活动愈发疯狂,受国际国内复杂因素影响,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暴力恐怖活动越来越成为影响新疆社会稳定最大的现实危害。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暴力恐怖活动的根子是民族分裂主义,思想基础是宗教极端”“宗教极端思想一日不除,新疆永无宁日”。这一重要指示给我们开展宗教法治宣传教育工作指明了方向。2017年上半年,自治区司法厅结合在南疆喀什、和田两地18县2市103乡(镇、街道)、村(社区)开展“去宗教极端化”宣讲工作,对部分宗教人士、非宗教教职人员(野阿訇);刑满释放人员;16至45岁“易感”人群;被打击处理人员亲属;朝觐或拟朝觐人员;“女洗尸”;个体工商户;流动人口;统战、民宗、乡(镇)村的少数民族干部;住村管寺的少数民族干部;教师和学生代表等16类人群(近5000余名少数民族干部群众)进行了追踪调查,从思想、文化、习俗、宗教、暴恐5个方面,对当前少数民族重点地区开展法治宣传教育的情况进行了调查研究和理性分析。总的感到,随着“严打”专项行动的逐步深入,各级政府和部门在教育管理、普法依法治理中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有力地遏制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和蔓延,社会稳定面逐步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也存在着一些不容轻视的问题。

  一、当前宗教法治宣传工作面临的现实问题和挑战

  一是被宗教极端思想污染、侵蚀、中毒、洗脑的人群不在少数。恩格斯指出:“一切能够影响群众的精神手段中第一位且最重要的手段依然是宗教”。“境外有种子,境内有土壤,网上有市场”是当前宗教极端思想传播蔓延的基本态势。

  据对南疆某县某镇12个行政村的300名村民问卷调查显示:50%的群众认为封斋是个人自由选择的事情,34%的人认为封斋是风俗习惯;35%的人认为起名、割礼是宗教活动;60%的人认为非穆斯林不能参加穆斯林亡者的葬礼;7%的人认为念了“尼卡”就算是合法婚姻;有19%的群众对伊斯兰教以及《古兰经》《圣训》中的传统教规教义歪曲理解、断章取义,对“穿戴留(穿吉里巴甫、蒙面、留大胡须)”现象和干涉他人世俗生活有认同感;7%的人对把物品分为“哈拉里(清真)”和“哈拉木(非清真)”持肯定态度;37%的人认为自己身边有人涉嫌与境外分裂、恐怖组织和人员有资金往来和通讯联系;15%的人认为自己周围还有不上缴“三非一品”的人;6%的人对非法“台比力克”有认可;21%的人认为自己曾经受到过宗教极端势力的影响。这些问题从不同侧面说明,宗教极端思想仍然有扩散、蔓延的土壤和市场,宗教极端势力亡我之心禁而不止,屡打不绝,去宗教极端化工作任重而道远。

  二是“三盲”人群普遍较多的特殊性不容忽视。“三盲”即文盲(不重视教育,不接受义务教育、不懂国语,文化水平异常偏低)、法盲(受教法大于国法宗教极端思想影响,不重视对法律法规的学习,导致法律意识淡薄,蔑视法律法规,盲目参与非法宗教活动)、教盲(只注重信教,盲目追随,不分对错,凭感情做事,宗教学识和水平偏低);“三盲”人员的大量存在给法治宣传教育工作提出了难题。宗教极端势力则伺机对“三盲”群众进行蛊惑和洗脑,灌输所谓“圣战殉教进天堂”谬论,尤其是把女性和青少年作为拉拢腐蚀的重点对象,实施所谓的“母亲工程”和“希望工程”,妄图把更多的女性和青少年培养成为反党、反政府和从事分裂和恐怖活动的“马前卒”。同时,境内外“三股势力”把宗教作为与我争夺群众、争夺人心、争夺阵地的重要武器。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蔓延是宗教和谐的最大威胁,也是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现实危险。

  三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尖锐性不可低估。在意识形态领域, “西化”“分化”的图谋和看不到硝烟的战争一刻也没有停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与我争夺主阵地、争夺话语权、争夺人气民心,曾扬言,“在宣传上花一个美金,等于在国防上花五个美金”,“播下宗教极端思想的种子,就会绽放和平演变的花蕾”。

  “三股势力”大肆散布民族分裂思想,煽动宗教狂热和民族仇恨,利用极端宗教氛围拉开信教群众与政府和汉族群众的距离,强化其民族意识和反汉、排汉情绪,把汉族干部说成是“异教徒”,把民族干部说成是“民族败类”,把爱国宗教人士说成是“宗教叛徒”,进而为从事分裂活动宣扬造势,构建“群众”基础,培植“新生”力量。

  四是“三期叠加”的严峻性短期内难以改变。当前新疆正处于暴力恐怖活动的活跃期、反分裂斗争的激烈期、干预治疗的阵痛期,反分裂、反恐怖、反渗透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尖锐激烈,反恐维稳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由于复杂深刻的国际国内背景,境内与境外、历史与现实等诸多因素长期存在并作用,使得新疆反分裂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尖锐的。目前,“三股势力”以商养政、以毒养恐、以宗教养心、以网络养势、以“文煽”“武扰”养士气,呈现出恐怖活动的新特点。这些问题的严重性,给普法依法治理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

  二、问题的根源和深层次矛盾

  一是“双泛”主义至上是境内外“三股势力”分裂祖国的根源。泛伊斯兰主义宗教至上是一种“宗教政治”思潮,它主张信仰伊斯兰教的各个国家要打破国家和民族界限,创建统一的伊斯兰教政治实体,用伊斯兰教法统治世界,建立所谓“纯粹的伊斯兰国家”。受泛突厥主义民族至上论的影响,“三股势力”极力鼓吹“突厥民族至上论”,蓄意挑起民族矛盾,煽动民族仇视和反汉、排汉思想,梦想所有操突厥语的民族联合起来,建立一个所谓纯粹的“突厥民族共同体”国家。另外,“三股势力”还常常披着宗教外衣,伪装成宗教利益的捍卫者,鼓吹宗教极端思想,歪曲《古兰经》中“吉哈德”的原意,宣扬“圣战殉教进天堂”谬论,煽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从事暴力恐怖犯罪活动,这一丧心病狂的暴行,充分暴露了暴力恐怖活动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凶残本质。

  二是狭隘的民族观、歪曲的历史观、极端的宗教观依然是影响大部分群众思想的主流。南疆地区农村群众普遍信教,“三盲”现象严重存在,落后和愚昧导致认知低下。这些罪犯原籍都在偏远农村,由于自然环境恶劣,交通闭塞,经济文化发展落后,信教群众认知能力低下,往往将自己的全部精神寄托于宗教活动,很容易盲从于分裂分子的蛊惑而沦为分裂活动和暴力恐怖活动的“马前卒”。据对某县某镇12个行政村300名村民问卷调查显示:68%的人认为有人在强迫自己和家人在斋月封斋;40%的人非常想朝觐,表示自己有条件时一定去朝觐;38%的人认为维吾尔族文化是独一无二的,其产生与发展只与维吾尔族有关,与中华文化没有关系; 14%的人认为自己身边宗教人士存在“两面性”,10%的人认为宗教人士只是主持宗教活动,在教育引导群众中发挥不了作用;13%的人对未成年人信教持“支持”和“自愿”态度,18%的人认为伊斯兰教在当今社会的作用很大。

  三是宗教虔诚和狂热现象助长了宗教极端思想升温。新疆宗教极端势力是受周边国家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影响而滋生和发展起来的,它鼓吹宗教至上,以教代法,鼓吹“圣战”,以宗教排斥一切,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尤其通过暴力手段,建立政权合一的神权政治。浓厚的宗教意识、虔诚的宗教情节、畸形的宗教狂热,容易使一些信教群众偏离正常的宗教轨道,往往被宗教极端势力所煽动和利用,从而滋生民族分裂活动和暴力恐怖活动。新疆宗教文化的特点主要反映在伊斯兰教对信教民族的巨大影响上,伊斯兰教具有宗教性与民族性的同一特点,较之其他宗教对信徒的生活方式、民族心理、民族文化、民族感情的影响更为直接和深刻,其民族性和群众性、复杂性表现格外突出,许多少数民族群众成长的环境中充满了伊斯兰教色彩,从出生、起名、割礼、结婚、生子……到去世等人生的重要仪式都由宗教人士主持。“三股势力”利用宗教极端思想,针对许多教民在宗教中寻求精神寄托的需求,强势渲染宗教教规教义中规定的生活方式、经济方式、社会结构,并将其无限放大为族群歧视、宗教压迫。受“哈拉里”(清真)、“哈拉木”(非清真)论的影响,“三股势力”妄断“哈拉里”和“哈拉木”,把清真与非清真扩大延伸到社会生活各个方面,清真泛化问题严重。

  四是国际和周边消极因素的渗透和影响是新疆暴恐活动多发频发的直接诱因。随着国际伊斯兰复兴运动的上升和扩散,加之新疆独特的地理、地缘特点,在历史上特别是近现代以来,屡屡受到国际反华势力的侵扰。尤其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中东、北非以及欧亚一些国家发生颜色革命,车臣的分裂活动,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内战、伊斯兰世界极端宗教势力猖獗,加之国际敌对势力的蓄意渗透和破坏,这些都是“三股势力”进入活跃期,使新疆民族分裂活动具有极为复杂的国际背景。同时,全球暴恐活动进入新一轮活跃期,恐怖袭击案件多发频发,东伊运、IS等暴恐组织已把矛头对准新疆,境外指挥、派遣实施暴恐的势头愈发明显。

  三、思考和对策

  一是要筑牢政治站位,保持政治定力,切实把助力推进总目标落地生根作为法治宣传工作首要的政治任务。新疆处在反恐怖、反分裂最前沿,“三期叠加”的形势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维护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新疆最大的政治。法治宣传工作是全面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全面推进依法治疆、建设法治新疆,确保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重拳利剑,必须面对“三期叠加”严峻复杂形势,坚定不渝地坚持把党对法治宣传工作的领导作为首要的政治任务,必须增强政治定力,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把握好政治方向、宣传导向、价值取向,始终保持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要坚定坚决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思想对位,行动对标,自觉向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看齐,向党中央决策部署看齐,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要深入学习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树牢“一个总目标”、把握“两个关键点”、健全“一套机制”、坚持“六个抓好”、做到“五个管住”、推进“四个全覆盖”、保持“一个常态”、实现“三个坚决”、坚持“一个不放松”、开创“一个新局面”等反恐维稳系列“组合拳”,坚持把稳定作为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和政治责任,围绕总目标、聚焦总目标、落实总目标,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二是要始终坚持打击和教育并重的原则不动摇,切实把群众从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中解放出来。全民普法和守法是依法治国的长期基础性工作。法治宣传教育工作是贯彻落实党的战略决策的重要任务,是助推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效手段,是推进依法治疆、团结稳疆和长期建疆的治本之策,是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重要保障。因此,要始终坚持和体现教育优先的原则,发挥教育“软实力”作用,注重关口前移、源头防范,下好先手棋,打赢主动仗。要紧紧围绕新疆工作总目标精准发力,毫不动摇地坚持“打击的一手要硬,教育的一手更要硬”。因此,要充分认清“三期叠加”的严峻形势,始终保持清醒头脑,增强忧患意识、危机意识和使命意识,要找准法治宣传教育的切入点,以推进“七五”普法为载体,加大普法宣传力度,创造性地开展宗教领域的法治宣传教育工作,切实让法治信仰入脑入心,切实用法治精神对冲宗教极端思想。要认真开展系列宗教法治宣传教育工作,组织律师宣讲团深入到少数民族地区重点乡镇、中小学校和少数民族地区职工较多工矿企业,开展法治宣讲和以案释法,重点宣讲、解读党的宗教政策、《宗教事务条例》《实施〈反恐法〉办法》《去极端化条例》,面对面、实打实开展“三个讲清”:讲清法律原则、行为规范、违法责任,不管什么人,不管哪个民族,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宗教活动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违法必究,犯罪必惩;讲清实施暴恐活动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严重犯罪,是损害各族人民共同利益的严重犯罪,也是对法治的公然践踏和破坏;讲清要用理性、合法的方式表达正当诉求,坚决禁止用极端方式报复社会,破坏社会稳定。

  三是要始终坚持普法与治理并举,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紧紧围绕总目标,全面贯彻落实中央治疆方略和自治区党委决策部署,全面落实自治区反恐维稳的“组合拳”,打好“三场硬仗”“打赢一场人民战争”的工作要求开展普法依法治理。法治宣传工作要从基本的法律、法规知识的普及宣传抓起,在突出宣传《宪法》《刑法》等法律法规的同时,更加注重宣传涉及反恐维稳的法律法规,向宗教人士、重点人群、特殊群体、信教群众普及法律常识、讲明法律原则、行为规范、违法责任,帮助他们树立法治观念、增强法治意识,自觉坚定地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大家庭,反分裂、反暴力、反极端,形成正能量充盈的强大声势,为全面贯彻落实好党的宗教工作方针政策,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营造良好的法治氛围。要坚持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罪犯的原则,坚决铲除宗教极端思想滋生蔓延和传播渗透的土壤,抓好用好“四断”(即坚决切断宗教极端思想传承体系,坚决切断野阿訇、野阿吉的“三非”活动渗透,坚决切断“三股势力”境内外勾联渠道,坚决切断“三股势力”意识形态领域传播渗透源头)措施,坚决打击和清除宗教人士中的“两面人”和“两面派”,组织爱国宗教人士发声,以雷霆之势打击和震慑宗教极端势力。要充分发挥驻村管寺干部的作用,重点加强对宗教活动场所的法治宣传教育,加强对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知恩感恩报恩教育”,深入开展“四正(正信、正行、正心、正身)、三爱(爱党、爱国、爱中华民族大家庭)”活动,大力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和对新疆少数民族的关心和厚爱,扎实开展“依法治寺”活动,通过宗教法治宣传教育,增强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的法律意识,促使他们爱国爱教,依法从事宗教活动,努力维护民族团结和宗教和谐。

  四是坚持法治与德治相结合治理宗教极端,切实为全社会创造良好的法治环境。法治宣传教育归根结底是为了教育人、塑造人、引领人、惠及人。就是要高举宪法法律旗帜,把法律作为服务和治理宗教的有力武器,把法治作为最明确的底线,增强信教群众法治意识,使他们懂得法律是底线,也是高压线,知道什么是合法、什么是违法;不管哪个民族、不管信仰何种宗教,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诉求和意愿都必须通过合法渠道表达和解决。

  要积极借力本土资源,贴近群众生产生活,与民俗文化活动相结合,与传统现代相结合,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把法治精神融入道德建设,重视发挥法律规范作用和道德教化作用,切实增强各族干部群众认知、认同和践行,以传统美德滋养法治文化,以法治文化滋润社会,增强民族地区法治宣传教育的吸引力,为全面依法治疆创造良好的人文环境。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法治宣传教育要“创新宣传形式,提高宣传实效”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让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平台落地生效,有效运用大数据等现代科技信息技术服务群众。要健全媒体公益普法制度和法官、检察官、行政执法人员、律师以案释法机制,切实通过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传播法律知识,弘扬法治精神,建设法治文化,推进依法治疆实践,使各族干部群众的法律意识和法治观念进一步增强,社会各项事业的法治化管理水平不断增强,为实现新疆工作总目标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五是坚持把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切实为信教群众生产生活排忧解难。要深刻领会和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指示,从稳疆、安疆、兴疆的战略高度出发,围绕九项惠民工程,充分发挥法治宣传、法律服务、法治保障在就业、教育、医疗、社保、扶贫、安居、暖心、兴边、安全等重点民生领域的宣传服务保障作用,切实维护各族群众的合法权益。针对信教群众,要广泛深入开展“八个讲清楚”的宣传教育活动,即:讲清楚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亲切关怀;讲清楚党的各项惠民政策;讲清楚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讲清楚伊斯兰教的传统教义教规和正信正行;讲清楚宗教极端思想和暴力恐怖活动的严重危害;讲清楚新疆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重要意义;讲清楚新疆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切实让信教群众在祖国大家庭中有获得感、认同感、归属感,努力增强“四个自信”。要借力“访惠聚”工作组住村工作的资源优势,在“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工作中,坚持“一对一”的思想工作方法,切实把解决群众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有机结合起来,全面掌握重点人员、特殊群体、信教群众的思想状况、家庭状况和现实表现,做到底数清、情况明,责任落实,不留死角。要加强对收押的违法犯罪人员“学国语、学法律、学技能”的教育培训,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增强就业本领,使之更好地融入社会。要坚持以人为本,落实好罪犯亲属关心关爱工作机制,对犯罪人员亲属实现“结亲全覆盖、走访全覆盖、惠民全覆盖、解困帮扶全覆盖”,坚决确保新疆社会的稳定和长治久安。

  六是加强法治宣讲人才队伍建设,切实形成民族地区法治宣传教育的强大合力。一是加强“专业型”法治宣讲队伍建设。充分发挥各地建立的“法治讲师团”、法律顾问、法制副校长等作用,通过法治讲座、法律服务等方式开展法治宣传教育。

  二是加强“网络型”法治宣传队伍建设。要积极适应“互联网+”和大数据发展趋势,努力打造以“法治新疆网为中心,融微信、微博、客户端、手机APP等多平台为一体的网络宣传矩阵,增强法治宣传教育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要重视网络舆论战,进一步提升法治宣传教育的实战能力。

  三是加强“草根型”法治宣传队伍建设。如各地组建的群众性法治文艺队、“夕阳红”法治宣传员、法治联络员等,通过公益性普法活动和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法治宣传教育。

  四是加强“特色型”法治宣传队伍建设。这是民族地区法治宣传队伍建设的特点也是亮点,要结合不同民族地区实际,选择、培养在当地有影响的人员,面向群众开展法治宣传教育。特别要重点关注和培养民族干部,即用民族语言传播法治,用民族文字诠释法治,用民族文化体现法治,最终达到法润群众的目的。在开展“去极端化”法治大宣讲中,要针对信教群众多且对传统宗教知识普遍渴望的需求,从宣讲宗教正信的角度切入,通过宗教专家、学者和民族干部在少数民族干群中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挖掘宗教教义中有利于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的内容,把伊斯兰教提倡和平、反对暴乱,提倡珍爱生命、反对滥杀无辜,提倡传统、反对异端,提倡两世吉庆、反对消极厌世4个方面的内容讲清楚;把伊斯兰教育爱国、和平、中道、团结、善行的正信和正行充分阐述出来。

  要坚持把监管改造危安犯作为监狱工作的重中之重,以去宗教极端思想为重点,运用专业的历史知识、民族知识、宗教知识去解决极端思想症结,用宗教正信正本清源、挤压对冲邪说谬论,除毒瘤、解心结,切实提高对危安犯“去极端化”教育改造的成效。“去极端化”宣讲要继续深入推进,通过宗教学者“解经辨析”、服刑悔悟人员“现身说法”、律师“以案释法”、心理咨询师“干预治疗”等方式,对冲“双泛”思想,引导信教群众特别是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群体树立正信、抵制极端。要充分利用危安类服刑悔悟人员面向社会现身说法,警示和教育引导群众树立正确的国家观、民族观、宗教观、历史观和文化观,牢固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增强“五个认同”。


责任编辑: 杨翠婷